關於
站長對於阿特拉斯的再詮釋
 
 戴勒菲斯的悲劇:水
 西西弗斯的悲劇:石
 普羅米修斯的悲劇:鷹
 阿特拉斯的悲劇:地球
 換肩之際,地球偶然脫離肩膀
 它懸離在空中,並沒有像玻璃器皿跌碎

 一滴淚由虛無落向無窮遠
 倘若你不再被需要,你將如何?
 倘若你的負荷純屬多此一舉,你將如何?
 倘若你畢生的事業只是個愚行,你將如何?

 一滴淚由虛無落向無窮遠
 在肩膀之外,在手掌不可及之處
 地球,像印刷機一樣準確
 把黑白相間的日子
 一頁一頁地吐出來
            ∼∼ 方旗

  尼采以「永劫回歸」的觀念糾纏著人們的命
運,彷彿,今生夢見了前世,於迷恍中,蝶又遇
見了蛹……這一再重複的形影,生命或重或輕的
彼此之間,又該有著怎麼樣的對話呢?

  也許,阿特拉斯,那個希臘神話中被諸神懲
罰要永恆地扛著地球的人——祂最有資格,訴說
這些生命承受之「輕與重」的故事吧。

  人們正如這些諸神們,在嘻玩、妒忌、愛恨
之中卻彼此懲罰著,那懲罰的代價竟是發現:自
身命運一再重複的虛空與誤謬。而我們,是該如
阿特拉斯一樣,最後接受了自己的命運?還是,
要反抗那既定的懲罰呢?

  或許,真正的答案,需要你也經歷過重與輕
的考驗,需要你也扛起生命的軛,需要你也面對
自己的命運,下一步才會顯得更清晰吧 ……

  我以「阿特拉斯」為名,建立起這個網站,
以讓我時時記得人們的命運、存在的價值以及那
些曾經永不放棄的追尋。雖然人生旅途充滿試煉
,然而但願,能在這裡獲致一絲寬慰。

         站長 Sinner 於 2001/06/27

站長對於阿特拉斯的再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