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c6c6 DBN、歐普藝術與視覺效果
  完形心理學(Gestalt Psychology /格式塔心理學), 以及它之後的知覺心理學(Perceptual Psychology), 提出許多有意思的視覺測驗,這些測驗揭示了人們的視覺錯覺、視覺暫留、色彩補償、情境效應等等現象,例如上面左邊兩圖的平行線,由於周圍線條的影響而變彎了,右圖裡那些具有深度的線條,使得中間的矩形看似梯形。我用 DBN——這套數位藝術的軟體工具——設計了另外一個例子,交錯的直線因為並排的圓圈而顯得微微扭曲。我曾經寫過一個 DBN 的圓切圓範例?,稍微巧思改造 , 還可以用 DBN 做出具有動感的圓凹洞錯覺。

  六○年代,在普普藝術(Pop Art)的幾年後,歐美各國興起了歐普藝術(Optical Art/Op Art)。就像是知覺心理學的視覺測驗,歐普藝術創造了許多讓眼睛產生幻覺與運動感的幾何圖案。 我之前談過 DBN 與抽象藝術,而這篇文章,是希望介紹 DBN 另外可能的參照點/連結點:DBN 與歐普藝術。

  歐普藝術,又被稱為「視幻藝術」或「光效應藝術」,這些作品的內容通常是線條、形狀、色彩的週期組合或特殊排列。藝術家利用垂直線、水平線、曲線的交錯,以及圓形、弧形、矩形等等形狀的並置,引起觀賞者的視覺錯覺,這些錯覺例如是:平面的圖案出現了立體感或是不尋常的變形,以及,靜止的畫面產生了顫抖、旋轉等等運動性的效果。歐普藝術家還會利用不同色彩的搭配,包括色彩重疊、圍繞、漸變等等,來給視網膜帶來特殊的刺激,眼前的作品因而出現閃爍、眩目的幻覺。


  這些作品便是典型的歐普藝術。雖然歐普藝術屬於抽象藝術的支脈,但是它的構圖沒有抽象表現主義(請想像帕洛克那種奔放不羈的畫風)那樣隨意,我們會發現歐普藝術的構圖是有一定的規律性,同時比較科學化
,歐普藝術家的出發點也是如此,他們想要驗證人類的視覺有偏差,並且用各種創作去「實驗」色彩與圖案如何去搭配,所造成視覺欺騙是最顯著
。我們可以把歐普藝術家看成是實驗家或是視覺分析家,他們創造了挑戰人類眼睛的智力遊戲,從而帶領觀眾進入一個變幻莫測的視覺世界。



  歐普藝術家不像是傳統畫家以具體形象去勾起觀賞者的聯想,歐普藝術家喜歡抽象幾何圖形,直接利用嚴謹的科學設計去激活視覺神經,並且研究視覺的偏差會傳給大腦什麼樣的錯誤訊息,又怎麼樣的視覺經驗會給觀賞者如何不同的感受。換句話說,他們想要探索「視覺藝術」與「知覺心理」之間的關係,同時去達到與傳統繪畫同樣動人的藝術體驗。歐普藝術的代表人物 Victor Vasarely(1908 - 1997)稱呼自己的作品是「多次元的錯視藝術」[1],他喜歡去實驗、去延展眼睛本身各種有意思的反應。

  「錯視」(Optical Illusion)不僅是生理現象,也是一種心理作用,所以歐普藝術連結了以往藝術所沒有呈現過的向度。普普、歐普藝術,縱橫了六○、七○年代的設計界,帶動年輕人從裝扮到思想的時尚革命,它變幻無窮的圖案,以強烈的視覺刺激與微妙的藝術效果,廣泛地滲透到衣飾
、包裝品、建築佈置與商業廣告等設計領域 。 我想,它拿來做 DBN 數位藝術設計的範本,也是非常適合的,不管是我一開始提到的視覺測驗,還是下面這些歐普藝術作品,都可以用 DBN 來實現,與進一步去創新。



  像是各種矩形或線條並置的例子, DBN 就很容易能夠做出來 , 並且還有特殊的視覺效果,無論是向外突起、向內凹陷,或者是摺疊的錯覺,這類的設計可以讓 DBN 更加豐富。之前我以康丁斯基的《 幾個圓圈 》為例,首先談到 DBN 與抽象主義,這篇文章談到 DBN 與歐普藝術,我談論的取向不太一樣 , 但是它們的精神與作品都可以讓我們學習。在 DBN 與抽象主義,我著重去談藝術家對於造型的詮釋,並且回歸到藝術家的心靈層次 。 在 DBN 與歐普藝術,重點則是放在實際的設計分析,甚至我們去實驗各種視覺效果, 好比是 1965 年,紐約現代美術館舉辦的關於「 眼睛反應」(The Responsive Eye)的創作展覽。這也許是 DBN 的一個向度。


註:文建會推廣的數位藝術教育計劃:DBN
  http://www.digiarts.org.tw/Events/dbnweb/index.html
  國立台灣大學/知覺心理學非同步網路教學
  https://ceiba.ntu.edu.tw/course/a6b70d/
  歐普藝術,簡介與名畫作品(其他請善用 Google)
  http://www.elite-view.com/Museum_Art_Op_Art.php

[1]. 中國大百科全書,「瓦薩雷利」詞條
2007/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