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E6E6 因果關係的概念 作者;吳文成

  科學的某些核心概念是一個歷史範疇,都曾經在不同的時期有著不同的意義與表述,諸如因果性(因果關係)、決定論、非決定論、確定性、非確定性、必然性與偶然性等等,它們都從某個角度反映了科學的本質,同時我們對它們的理解與詮釋,也打上了深深的歷史烙印。筆者期望有時間能夠用好幾個篇幅來討論這些詞彙,首先來談談因果關係的概念,因果問題在當代物理學之中有著極為激烈的爭論,在這裡,筆者只先討論與上一篇的歸納問題相關的一些部分。

  因果關係作為人們認識世界與解釋事物發展變化的一種方式,可以追溯到久遠的年代,人類的文明發展與智慧結晶在一定意義上,就表現為人們對世間萬物因果聯繫的理解與運用。愛因斯坦曾經提到:「西方科學是建立在以因果律為基礎的形式邏輯之上。」作為科學家最經常運用的因果概念,就受到科學哲學家的極大關注。讓我們來看看「石頭砸碎窗戶」這個實例,當多數人說事件B(窗戶破碎)起因於事件A(石頭碰撞窗戶)的時候,他們指的是什麼?這有很多種說法,他們可能是說,事件A在某些時間與空間的條件下導致、強制、產生、造成、引起了事件B。對於說一事件引起了另一事件,其意思是什麼,按照字面上的解釋顯然仍有許多值得探討與釐清的地方。

  休謨( David Hume,1711-1776 )在《人性論》書中用了大量的篇幅考察與釐清因果關係。當時人們普遍認為,因果關係主要包括三個因素:空間上的接近、時間上的先後延續與必然性的聯繫,休謨認為必然性的聯繫這一因素是缺乏根據的,也反覆強調人們關於因果關係的概念,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是由先驗的推論得來的,而是憑借於經驗與習慣性的聯想。他說:只有在重複了A的發生,而B總是在其後發生,人們才期待,當下一個A發生時,B又隨之發生,事實上,人們從未觀察到事件間的必然聯繫
,只是在重複一致地經歷了以上的事例後,就把這個以為是不變的秩序解釋為一種因果秩序,而這種因果關係只是人們擬構起來的習慣、期望與信念,我們總是能夠找到適當的原因來說明所期望的結果。換句話說,人們之所以會認為這一次的A是B的原因,是因為以前的經驗重複著A發生之後B接著發生,然後我們又會期待未來A與B的關係也是如此,但是人們沒有根據在任何已被觀察到的因果序列中,假定包含一種普遍的必然性,也就是說因果性不能等同於必然性。休謨對因果關係提供了一個心理主義的解釋,這是一個很難令哲學家們滿意,卻又帶來巨大震撼的說法。

  康德( Immanuel Kant,1724-1804 )無法容忍休謨的懷疑論與心理主義破壞了自然科學嚴格可靠的基礎,康德於是與休謨展開一場認識論論爭
。雖然康德同意休謨的兩項結論:一是因果關係的基礎不存在於事物本身
,而是來源於認知主體;二是因果關係的所謂必然性不能從經驗中產生。但是康德進一步主張:認識主體自身存在著空間、時間與因果性等等先天形式範疇,這些內在於主體的先驗條件強加於我們的經驗,使得我們的經驗具有結構與秩序,也給予因果關係必然而普遍有效的基礎——這同時保證了自然科學存在著某種東西是嚴格可靠性的。為了讓自然科學不受懷疑論所抵損,並且保障因果律的客觀確定性,康德努力建立起所謂的因果性範疇,力辯因果律乃是主體理解活動之先驗而必然的思維形式,它表現為時間的相繼性,從而避免了心理主義的結論。康德是基於先驗唯心主義的立場來處理這個問題,但是他是否足以構成對休謨的反駁?其實是不能,康德談的是認識過程中,因為因果性範疇將規律強加於經驗而形成因果概念的必然性,同時連同著「知性」的其他範疇,形成具有確實性與普遍性的科學知識;而休謨談的是人們因為習慣與信念而能夠形成因果概念,同時休謨否定了事物因果關係能夠從過去推論到未來的必然性,而康德無法說明這一點——他們的論述進路迥然不同,康德並未說明主體的先驗範疇如何保障無數後驗關係的必然性,同時人又是如何具有這些先驗的認識條件的,而且是否每個人都具有普遍一致的先驗條件,這也是一個問題。

  由於休謨觀點的影響,以及因果關係中原因這個概念太過含混,引起一個事件的原因與一個事件賴以產生的背景條件很難明確地區分,所以邏輯經驗主義者大多放棄了因果關係的概念,他們試圖以規律的概念來代替或重新定義因果關係,認為所謂的因果關係就是說明項與被說明項之間具有一種基於規律的演繹關係。我們可以把因果關係的研究看做是對各種科學之中規律的研究,而因果關係是否蘊涵必然性的問題,就可以轉化為規律是否蘊涵必然性的問題。人們論述事件B由事件A所引起時,實際上說的是根據某種自然規律,連同對事件A的完備描述一起,可以邏輯地演繹出事件B,它是由一般規律所做出的一個特例。於是人們確立因果關係的時候,首先應當確立一個有關的規律,但是問題是我們如何得到規律,這就必須藉助歸納法,於是因果問題變成了歸納問題,而歸納問題的實質還是在於如何對規律做出一種真正的、必然的因果聯繫的斷言,這顯然又回到原來的問題,同時還牽涉到人類對於事物的認識能力是否完備的問題。儘管對於因果概念的討論範圍被擴大了,但是邏輯經驗主義並沒有對相關的問題有什麼徹底的解決,以致於他們對於歸納問題又分裂成幾個不同的派別,四O年代以後也興起了反歸納主義的歷史學派。

  實際上,事物因果關係的客觀確定性在經驗實踐上並不被完全保障。在研究事物因果關係的實際活動中,理論上要求陳述出一切有關的規律,但是這種要求是嚴苛的,人們不可能完全知道所有的規律,這樣一來「事件A引起事件B」就會由於規律陳述的不完備而不能斷言。例如我們研究路面上的一個汽車事故,我們需要多方面地探究這個事故的原因:路面的狀況,它是否過於光滑或過於崎嶇;是否路邊的某種現象吸引了司機的注意力;是否是汽車本身的構造方面出了問題。為了尋找事故的原因,我們必須分析一切有關的條件,各種不同的條件對於事故的形成都有重要的影響。如果我們希望對這個事故求得一個唯一的原因,那麼依據提出問題的角度,就可能得出很多答案,每一個人只要從他自己的角度去觀察整個情景,他就會找出某種原因。實際上,對事故原因的調查並不能得到唯一的原因,人們給出了一系列不完整的答案,但是不能挑選任何一個單個原因作為唯一原因。在複雜的情形中,存在著許多相關的成分,如果汽車事故與一個先行事件之間產生了一種因果關係,我們說先行事件引起了事故,其意思包括了如果人們已經知道了事前情景與一切有關的規律,就能夠預言事故。因果關係雖然意味著可預言性,但是這種可預言性不意味著實際的與未來的必然性,因為沒有一個人可以知道一切有關的事實與規律,從而因果關係的預言性也就包含了可錯性
2004/02/29